登入 首頁 / 綜合 / 歡樂惡搞 / 内循环
無題 無名 2020-09-27 #12512 [回應]
刘妈死了
刘仲敬强迫葛姨民卖批只为充Q币。
膜钢铁雄心 無名 2020-09-30 No.9796
不是Q币,是钢币
無名 2020-09-27 #12544 [回應]
刘妈死了
刘仲敬给马眼做眼保健操,笑称长期坚持对视力好。
辱悪习像弾簧 無名 2020-09-30 No.9795
马眼是悪习像弾簧的眼(悪习像弾簧的头像是马
無名 2020-09-27 #12563 [回應]
刘妈死了
krd举办新闻发布会,声称最新研究结果表明刘仲敬是由他的包皮垢变异而成,引起学界震动。
膜钢铁雄心版 無名 2020-09-30 No.9794
钢铁雄心举办新闻发布会,声称最新研究结果表明刘仲敬是由他的挖坟小号变异而成,引起学界震动。
無名 2020-09-27 #12618 [回應]
刘妈死了
刘仲敬企图颜射自由女神像给美帝国主义以沉重打击,结果他逆风撸管反而溅得自己满脸喷精啊。
膜钢铁雄心,辱匪首刘仲敬 無名 2020-09-30 No.9793
刘仲敬企图颜射钢铁雄心像给钢挖坟主义以沉重打击,结果他逆风撸管反而溅得自己满脸喷精啊。
無名 2020-09-27 #12651 [回應]
刘妈死了
刘仲敬把Tashken的内裤当口罩戴,结果感染了非洲猪瘟。
刘妈死了 無名 2020-09-30 No.9792
刘仲敬学钢铁雄心的小号疯狂挖坟,结果被鹳狸猿永久封号
無名 2020-09-27 #12655 [回應]
刘妈死了
刘仲敬不分昼夜地跪舔普京的大屌并认他作爹,只为终结自己是孤儿的流言。
膜钢铁雄心 無名 2020-09-30 No.9791
建议把普京改成钢铁雄心
無名 2020-09-27 #12657 [回應]
刘妈死了
刘仲敬得知热胀冷缩的物理原理后,果断将上千度的铜水倒进马眼里。
乳悪习像弾簧了 無名 2020-09-30 No.9790
悪习像弾簧的头像是马,所以悪习像弾簧的头像也被上千度的铜水烧过,烧成黑白照片了
無名 2020-09-27 #12662 [回應]
刘妈死了
刘仲敬天天只能喝稀屎生活,只因贸易战期间生活拮据连纯屎都吃不起。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89
随着匪姨魔怔人大幅减少,刘 仲 敬现在连稀屎都喝不了了,只能喝尿
無題 無名 2020-09-27 #12677 [回應]
刘妈死了
本人声明:退出邪恶组织支国诸夏党及其附属组织,退姨、退葱、退$15!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88
葱上面有个?,点了会看到【匪姨伪品葱】
無題 無名 2020-09-29 #12703 [回應]
岛上有百人斩吗?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87
膜乎之前干过一次,几百个伟大的钢铁雄心战士遇害
匪姨伪品葱里也牺牲了几十个伟大的钢铁雄心战士
無題 無名 2020-09-30 #12716 [回應]
为什么小粉红还要跑到葱岛来啊
在A岛不是满好,反正那边现在基本都是一个声音了
葱岛又是"垃圾桶",还有反动份子,干嘛要来呢
( ´_ゝ`)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68
你跪下來求他們看看他們會不會走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86
葱岛是资源回收桶,里面还有少量的好东西,匪夷伪品葱是有毒垃圾桶,还会散发毒气
無題 無名 2020-09-30 #12719 [回應]
核平支那 唯一出路
核平匪姨伪品葱 真正的唯一出路 無名 2020-09-30 No.9785
核平是指大规模开小号挖坟或疯狂@鹳狸猿
無名 2020-09-29 #12709 [回應]
品葱能否专门开始一个板块供*敏传教?
無題 無名 2020-09-29 No.9750
一粪坑不容二蛆,葛某想要传教,请先把刘仲敬肛了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84
你不信神经,又不肯死,我们很为难。
無題 無名 2020-09-30 #12718 [回應]
有哪些类似知乎,但没有那么多言论限制的网站?

我先举一个:品葱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71
品葱.org(指正)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83
品葱列表:
真品葱:pin-cong.com(真正的品葱,无法开启但有备用连结:https://pincongbackup.github.io/)
姨品葱:pincong.rock(魔怔人基地)
红品葱:pincong.net(已清空,但还有少量內容和一篇红色文章)
2¹⁰品葱:pincong.org(注册题有点难,有谁会把中学课程牢记在心)
無題 無名 2020-09-30 #12720 [回應]
被金主全家当作玩具的伪娘jk今天也很快乐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73
当天晚上我就梦到了不可描述的画面。
第一次见到金主的那天晚上,其实我也……( ・_ゝ・)
我梦见一条白色的小狗从背后压着我热切地又亲又舔,我越挣扎她越兴奋,尾巴摇得像螺旋桨。
她就像一团又香又软又甜的糖衣炮弹,我沉醉其中就会醉死。我的挣扎越来越微弱,任由她不断往我的双腿中间挤,用力怼我的屁股。
这可太操蛋了,在现实里被现实艹,在梦里被狗艹。
被狗艹就被狗艹吧,又酸又疼的爽感顺着尾椎向上蔓延。我自暴自弃,意识越来越昏昏沉沉, 只觉得又凉又冰的东西缠住了我的牛子还往我屁股里钻,我吓得一激灵,定睛一看……
艹!你这小狗长得那么可爱,怎么他妈胯下是个钢铁大章鱼啊!
我吓得连忙把圆乎乎的小狗丢下床,在她不可思议的豆豆眼中,这场荒唐的梦终于结束。
说是小狗,其实那条小狗个头也挺大,但我就觉得那是小狗。
我在床上惊魂未定,裤裆凉冰冰的一片。
这他妈的都能爽到?我不会真有问题吧!(´゚Д゚`)
第二天Leona也没给我好脸色,她没有下楼吃早饭,我特地去她的房间问她怎么不吃早饭,尽职尽责地扮演男妈妈的角色。
她阴沉沉地看着我,我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难道是不喜欢我穿裙子?不是吧妹妹,衣柜里面只有裙子啊,我们穿的裙子也没什么区别嘛,我总不能光着来见你啊。
她突然笑了,明艳得不可方物,好看到我晃神失语,她拧着我的胳膊一下子把我压倒在窗台上,我疼得嗷嗷直叫,她咬牙切齿地恨声低咒:“在这个家,还轮不到你这么对我!”
我被她这分筋错骨手压得喘不上气,疼得眼前一阵又一阵发黑:“我错了我错了!Leona!你先放开我!我这就滚蛋!对不起!啊!疼疼疼!对不起!”
她哼了一声,用力把我推搡在地。
我倒在地上,疼得缓不过来,只能看见她纤妙白皙的脚丫慢慢走到我面前,骨肉匀停脚踝玲珑,连足尖都是圆润粉嫩的,堪称艺术品。
她伸出脚,裙摆掀起一阵香风,她细嫩的脚掌上没有一点茧子,我贫乏的眼界和形容词库无法形容她的脚有多棒,她用力踩在我的侧脸上,又重又慢地碾,似乎不把我踩进尘土里不罢休。
我尽量不望她的裙下看。对不起,Leona,你虽然羞辱我,但我忍不住想硬・゚( ノд`゚)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75
“这样不好吧……和您结婚什么的……”我把水手服的领口向下扯,给对方看我平坦的胸口,又把项圈拆掉露出喉结,“我真的不是年龄小发育晚,我其实是个男人……”
他还是不太相信,笑容温和有礼,像看胡闹的小孩子。我一咬牙,把格子裙掀开往他眼前凑,辣到他的眼睛我也不管了:“你看啊!你有的我也有!说不定还比你大呢!我怎么嫁给你!”
他笃定地抿了一口咖啡:“我需要一个不能生育的妻子。”他抬眼看看我,用甜品勺顺着我的腹股沟向下滑,点了点蕾丝内裤都保不住的一大团,“这个小东西才能让我安心。”
什么叫小东西啊!(╬゚д゚)
他看出我敢怒不敢言的怂样,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乌漆麻黑的卡晃了晃,淦,连反光都好尊贵的错觉是怎么回事?
他的声音听起来像魔鬼,把我往堕落的深渊里勾引,“这是合同之外,我个人给你的零花钱,没有上限,不再考虑一下吗?”
我一下子就泄了气,为了赚零花钱而打扮成jk的男高中生怎么能抵挡得住金钱的腐蚀?我红着脸点点头,他将凉冰冰黑卡贴着我的小腹塞进蕾丝内裤里,我屈辱地低下头,“谢谢老公。”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76
直到晕晕乎乎跟他上了车我才想明白,不能生育的妻子,找一个生育功能有问题的女孩子不就行了吗?为什么非要找我?
他要接电话,礼貌地请我安静等待片刻,我哪敢不听他的话?连连点头。他也满意地点头,往停车场偏僻的角落走去。
接个电话还这么神秘?难道外星要攻打地球了?
我拘束地坐在副驾驶上,偷偷瞄方向盘上的logo,企图认出这辆大轿车是哪个牌子的,可惜我一条野狗认不出人上人们的爱车,只能打开手机拍给狐朋狗友们看。
乍一打开手机,微信嗡嗡嗡地不断大声震动,吓得我手一抖,手机啪嗒一声直直掉入我双腿中央,抵着那张还没取出来的黑卡一起震动。
这尼玛太艹了。
我还没来得及把手机掏出来,他突然出现在车门边,脸色不是特别好看,我吓得立刻夹紧腿,不敢让他知道我违反他的规矩竟然敢偷偷玩手机。
可这震感……妈的(;´Д`)
“我不能先送你回学校了。”他怜爱地抚摸我的长发,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手掌的温度似乎能通过假毛让我感受到酥麻的诡异舒适感,“家里出了一些事情,周一上课之前,我会送你回去的。”
他从来不会征求我的意见,他的话语就是命令,我只要照做,不需要思考和反抗。
我僵硬地点头,他似乎听见了还没停下的嗡嗡声并且注意到我夹着腿的诡异姿势,颇为遗憾地微笑:“可惜我来不及享用。”
享用你个大头鬼啊!!!⊂彡☆))∀`)
这个男人是我的sugardaddy,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他也不知道我叫什么。我只需要按照他的规矩喊他老公,每周五打扮成纯情jk,任由他把我像一只手提包或者一条宠物狗一样带去我连看一眼都怕弄脏的高档会馆。
他要我乖乖坐着,我就要在陌生的不怀好意的目光中乖乖坐着,不管他让我坐在包厢门口还是他的大腿上;他要我给大家伙跳段舞,我就要立刻脱掉鞋袜——穿白色中长袜的话可以不用脱——爬上餐桌摆动我笨拙的四肢。
我提心吊胆了好久,手机终于消停,我忍不住想打瞌睡,但没有他的恩准我不敢睡。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77
合同上清楚写着我不可以提任何要求,我一开始没察觉出有问题。直到某次大型聚会中我不小心吃自助餐吃多了想上洗手间,在恍如迷宫一样的会馆中,他第一时间抓住不应该乱走乱动的我,我说我想上厕所但是找不到路。
他说,不可以。
然后他抛下一干商业伙伴们,强行把我塞进一间小包厢让我站在餐桌上。我像没有尊严的一盆草、一头猪,不管我怎么求他骂他,他都不允许我下来。
他就那么优雅那么高高在上地看着我像个幼儿一样号啕大哭着失禁。
“你可以睡一会儿,还要很久才到家。”
谢谢您嘞!
他话音一落,我倒头就睡。
他叫醒我时,天都黑了。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看,果不其然,人上人都不会住在人间烟火能碰得到的地方,他竟然在往山里开。
这地方他妈的不是郊区赫赫有名的“大山”吗?我春游来了好几次,每次半个小时就能参观完,剩下的时间都在对着对面那座更高的山讲鬼故事,因为那座山不允许参观,山上还有个巨大的黑压压的教堂。
我好像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他指了指那座盘踞着的怪兽一样的山。
“我家在那里。”

说实话,金主爸爸一看就是年轻有为的钻石王老五,怎么也不像有个和我一样大的女儿的样子。
我震惊地看着这位真jk金发小美女,这他妈得未成年就先使人怀孕才来得及在这个年纪生出这个年纪的小美女吧?
金发小美女不满地问她爸,“这是什么东西?”
我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他拍拍我的后腰让我挺起胸来,用一贯温和的语气对小美女说,“这是你的母亲。”
我清楚地看见小美女脸上复杂的表情扭曲出可怕恐怖的一团黑影,我再仔细一看,她只是撅着嘴不太开心罢了。
他捏捏我的后颈,“这是我的女儿,Leona。”
他喊Leona的语气是真的疼爱,而不是喊我宝贝甜心时像喊狗一样的语气。
“和Leona打个招呼。”
更像喊狗了。
我想和Leona握手,“你好,我……”
她看都看不看我一眼,扭头就走。
“我女儿脾气娇纵,但是人很善良有爱心,你以后和她好好相处。”
他家真的好大好豪华,但与之形成强烈反差的是,这里竟然没有一个管家、一个助理,我还以为他和英国旧贵族一样连撸管都不用亲自动手有人代劳。
他把我领到顶楼的一间卧室,这一间卧室的格局就比我家还大,我心里酸透了,什么时候这个家伙才能被吊上路灯啊?
“这三天准时下楼吃饭,我不在家,有事找Leona。其他人……下次给你介绍。”他匆匆吻了一下我的额头,“不要下山,山里有怪物,会吃了你的。”
要不是后半句话充满了笑意,我都要以为他说的是真的了。
我讷讷地点头,“好的……”
他的气息和好闻的须后水的味道从我耳边吹过,“还有呢?”
我学小猫摆摆手,强扯出一个笑,“老公再见。”
他潇洒地走了,我愣愣地看着这间陌生的套房,从随身小包里掏出趁他下车给我开车门时塞进去的手机。
我一一给损友们回了信息,让他们帮忙打掩护,骗我爸妈说我们一起去附近古镇短途旅游了。
手机弹出电量警告,可我没带充电器,而且时间不早了,我饿了。
但是……Leona在哪里啊?金主爸爸没告诉我就走了啊!(゚Д゚≡゚Д゚)
我打开房门四下张望,走廊那么长,月光那么森冷,他走了之后这栋大房子就像个金碧辉煌的坟墓。
我害怕了,刚打算关上门,走廊上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也不一定是脚步声,反正是什么物体摩擦在地毯上。他家的长毛地毯太柔软,吸声效果一流,我仔细回忆,他和leona似乎都没有脚步声。
“Leona,是你吗?我……”
我探出半个身子往外张望,走廊上空无一人,我一阵毛骨悚然,刚想缩回屋子里,后背被人用力一拍。
我回头,Leona微微抬起头,阴沉沉地瞪我,“找我干什么!”
我被她的美貌冲击到了。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78
Leona好好看,金发碧眼白皮长腿,比我还矮半个头,小萝莉香香( ´ρ`)
Leona冷漠地回答我,没有充电器,过了点就没饭吃。
我不甘心地问她,“泔水都没得吃吗?”
“什么是泔水?”
行吧,这确实是你能说出来的话。
我不甘心,为了防止上厕所事件再度发生,一整个下午我只吃了一块蛋糕和一小杯咖啡,现在实在饿得慌,我祈求她,“你能带我去厨房看看吗?”
她上下扫我一眼,就像在估量我值不值得千金大小姐纡尊降贵。我堆出一个讨好的笑,她哼了一声,领我下楼。
“你爸爸走了,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不害怕吗?” “你不是人吗?”
我悻悻地闭嘴。
厨房里当真什么都没有,连泔水都没有,干净整洁像样板房,连锅底都没有烧灼过的黑痕。
“你有没有零食吃呀?”我眼泪汪汪地装可怜,就差给Leona跪下,其实跪下也无所谓,反正我给她爸也跪了好几次,“我真的好饿啊!”
她真是她爸爸的亲女儿,她爸吃这套,她也吃这套。于是Leona带我进了她的房间吃她吃剩下的下午茶 ( ゚∀゚)
Leona的套房在走廊的另一边,她为什么能出现在我背后的?我想不明白,也不打算问,她肯定不会说的。
小客厅设计得像红心王后的宴会厅,长桌边的椅子好高,我勉强才能双脚碰地,而王座上的Leona双脚悬空,白嫩嫩的腿晃来晃去,真好看( ´ρ`)
她注意到我迷离的眼神不对劲,满脸厌恶,她抬起脚,恶声恶气地呵斥我,“看什么看!塞你嘴里!”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79
第二天Leona也没给我好脸色,她没有下楼吃早饭,我特地去她的房间问她怎么了,尽职尽责地扮演男妈妈的角色。
她阴沉沉地看着我,我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难道是不喜欢我穿裙子?不是吧妹妹,衣柜里面只有裙子啊,我们穿的裙子也没什么区别嘛,我总不能光着来见你啊。
她突然笑了,明艳得不可方物,好看到我晃神失语,她拧着我的胳膊一下子把我压倒在窗台上,我疼得嗷嗷直叫,她咬牙切齿地恨声低咒:“在这个家,还轮不到你这么对我!”
我被她这分筋错骨手压得喘不上气,疼得眼前一阵又一阵发黑:“我错了我错了!Leona!你先放开我!我这就滚蛋!对不起!啊!疼疼疼!对不起!”
她哼了一声,用力把我推搡在地。
我倒在地上,疼得缓不过来,只能看见她纤妙白皙的脚丫慢慢走到我面前,骨肉匀停脚踝玲珑,连足尖都是圆润粉嫩的,堪称艺术品。
她伸出脚,裙摆掀起一阵香风,她细嫩的脚掌上没有一点茧子,我贫乏的眼界和形容词库无法形容她的脚有多棒,她用力踩在我的侧脸上,又重又慢地碾,似乎不把我踩进尘土里不罢休。
我尽量不望她的裙下看。对不起,Leona,你虽然羞辱我,但我忍不住想硬・゚( ノд`゚)
吃晚饭的时候我才见到Leona,因为金主爸爸打电话来点名找我。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和温柔:“Leona欺负你了吗?”
Leona用刀叉切开牛排,葡萄酒色的肉汁在白色瓷盘上流淌出蜿蜒的网路,我莫名其妙牛子一痛。
“没有没有,Leona对我很好。”
“Leona有件事情没有做,你要督促她。”
“好啊,什么事?”
“她知道的。”
我咋咋嘴,反正我是个外人,他们父女的小秘密怎么可能告诉我呢?
他似乎笑了,也可能是我听错了,他说:“宝贝晚安。”
孩子还在呢,你能不能正常一点啊!但我不敢这么对他说话,我在Leona能把我剥皮去骨的眼神中讷讷答应:“老公晚安。”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80
咦?
那个“教皇”走下宝座,缓步到我面前,我这才借朦胧的月光看清楚她的脸,虽然她被华美的衣物包裹得严严实实,连发丝都没有一根露在外面,看不出身段几何,双眼甚至被一条白色丝缎蒙住了,脸都看不清楚,但还是……hso( ´ρ`)
她弯下腰贴近我,双手轻轻地迟疑地抚摸我的脸颊,似乎要用用柔软的掌心记下我的长相,她的呼吸都是香喷喷的,我失神地欣赏她粉润的嘴唇和笔挺的鼻梁,没出息地夹着腿直哼哼。
哼着哼着,我就觉得这个人实在太熟悉了,她身上的香气好像Leona,而这张漂亮柔和的脸……不他妈的是性转金主爸爸吗!( д ) ゚ ゚
一想到金主爸爸我就吓得萎靡不振,牛子幻痛到几乎长出个小橡皮来。
在他要我当他老婆之前,每次约会我都在担惊受怕,害怕他要干我,害怕他发现我长了牛子,害怕他认为要我赔偿天价违约金。压力最大的时候,我在梦里甚至因为自己长了个批而不用害怕他没地儿干我,以至于热泪盈眶,梦醒后的怅然若失更不必说。
但他全都知道,只是不说,像捕食者逗弄猎物一样观看我拙劣的演出。
教皇微微侧过脸,我看到她在微笑。
她提起厚重的裙摆,光裸的双足只露出一点点指甲,她好白,白得像大理石雕塑,像素色瓷器,像雪,总之不像人。
我拿不住她是不是在钓鱼,会不会一脚把我当球踹走,我又不敢说话问她,打了一通手势才想起来她看不见。我懊丧之际,她微微颔首,恩准我亲吻她的脚趾。
你们这家人真有礼貌,怎么各个都喜欢把脚往别人嘴里塞?不过吐槽归吐槽,老天爷给你这么漂亮的脚,谁能不舔?( ´ρ`)
舔完脚门就开了,我屁滚尿流地跟着Leona回家。
“Leona,那位……额……是你的姑姑吗?”
Leona不说话。
“她为什么蒙着眼睛?”
Leona不说话。
“她为什么……”
小萝莉暴怒转身,但由于实在太娇小玲珑,没有让我产生一点危机感,甚至想笑:“你自己去问她!那么想知道,你滚到她那里去睡觉啊!”
“你看我现在给你跪下合适吗?”我的身体行动得比脑子快,扑通一下膝盖一软就跪在了石板小路上。
要不说小萝莉好糊弄,她竟然就这样原谅我了(`ヮ´ )
可是我晚上又梦到了不可描述的场景。
其实是我没办法描述。
我梦到我被一团星云透了( ゚∀。)
一团绵密的、流淌渗透着暗红光芒的星云,如同鲸和鹰的宏伟结合体,又如同一只不怀好意的眼瞳。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81
漫天恒星照在我脸上,鲸孤独的长啸传到我耳畔,夜晚的森林的气味和甜蜜的香气,给我的四肢百骸带来阵阵暖意。
我在它之中,它也在我之中,我是宏大世界的一粒尘埃,但我也是整个世界。诡异而美妙的快感如一阵潮水,涌进我身体,在我的体内浪击礁石,又一泻千里。
我一边洗内裤,一边担忧自己会不会精尽人亡英年早逝,怎么夜夜春宵,春宵的对象还都不是人类?洗完我才发现错过了早饭时间,只能腆着脸去Leona的房间蹭饭吃。
Leona在套间的小书房里写作业,我吧唧吧唧啃着昨天剩的面包干,企图在她面前炫耀一下我的知识水平,然而第一眼看过去我就知道自己必然拉胯。
这他妈的怎么都是蚯蚓一样的洋文啊!(゚Д゚≡゚Д゚)
Leona面露不屑:“自以为是的龙会失去眼睛。”
不知道这是哪个地区的谚语,换她爸说这句话都比她更有说服力,我忍不住一边吐槽她,一边自动下跪:“但是你的眼睛好漂亮啊。”
她眨着眼睛,连睫毛都是浅浅的金色,人上人千金带小姐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讽刺过,茫然地反应了好久才恼羞成怒一脚把我踹倒。
淦!肩膀没了啦! (;´Д`)
最后半截面包干滚落在她脚下,她轻巧落地,面包干在长毛地毯里碎得没有一点声音,她慢慢走到我面前,语气还是那么高高在上:“是不是很想舔我的脚?”
她的脚用力踩在我的后脑勺上,我的脸被按进地毯中,呼哧呼哧喘不过气,她柔软的脚趾漫不经心地拨弄我的发丝,酥酥麻麻的感觉被充血的大脑放大无数倍,她真是个恶魔,太知道怎么拿捏我的软肋和欲望:“你只配舔我踩过的地毯。”
嘴贱就不可以舔脚,舔脚就要当乖狗。
事后很久我再回想这一刻,也不知道是Leona给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还是我彻底解放了大魔头身上的枷锁。
不幸的是Leona很快就对我失去了兴趣( ・_ゝ・)
万幸的是金主爸爸回来了,他要送我回家 ,终于可以玩手机了!(*゚∇゚)
我此生见过最父女连心的场景莫过于Leona中邪一样突然扔下那堆晦涩难懂的作业,不顾我的呼喊直接往楼下跑,等我气喘吁吁追下楼时,她和她爸已经甜甜蜜蜜地抱在一起父女团圆了。
我像个龙套小丑一样远远地看着,我之前还怀疑过他是不是真的可能爱上我,但看见他怎么疼爱Leona我就知道是我不自量力,他不过把我当成一个东西喜欢,他最爱的只有Leona。
“我先把你送回家,这两天辛苦你照顾Leona了。”
我连忙摇头:“没有没有,不辛苦,是Leona照顾我。”
他说要送我回家,我立刻到楼上衣服和假发收拾好,重新洗脸刷牙,确认自己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完全符合他挑剔的标准。
他开车送我回家,我觉得自己应该尽到作为妻子的责任关心他一下,虽然他肯定不需要。
“您……的事情都解决了吗?”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顿感牛子生疼。
“Leona不太会和人相处,我希望你每周都能来陪她。”
他答非所问,我这就明白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事情,但他心情很好所以没打算折腾我。
“好啊,Leona那么可爱,我很喜欢她的。”
他笑:“嗯,那就好。”
为了防止才累,我不敢再多说话。不过明明来的路上花费了很长时间,怎么回程这么快?
按照以前的习惯,他把我送到小区对面的旧公园边,我下车后,他突然叫住了我,我小跑回到他的车窗边。
“哎呀,有个东西忘记给你了。”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装首饰用的小盒子放在我手中,棕红色的实木盒子沉甸甸地压手,“你们年轻人不喜欢过生日收礼物对不对?但我应该表达一下心意。”
艹!今天我过生日?
我措手不及,毕竟真的很久没人给我过生日了,难免心中酸涩不已,我下意识要推拒客气,但他以不容拒绝的姿态止住了我:“应该要给你的,回家再打开看。”
我木木地点头,还是有点委屈想哭。
他可能觉得我这幅怅然若失的傻缺样很好笑,所以纡尊降贵,亲了亲我的额头。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82
“下周五见,我的小新娘。”
“所以……”
“所以我被不良jk傲娇千金小萝莉调教了两天。”
“天呐!你做什么美梦呢!这种好事怎么轮不到我!”
我呵呵干笑两声,继续趴在桌上发呆。死党又嘿嘿怪笑着问我:“有照片吗?”
“没有,我只拍了几张房子的照片。”我把手机夹在语文书里扔给他,“喏,自己看。”
“淦,你他妈的用老式门锁拍照的吗?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死党嫌弃地把手机还给我,忧心忡忡地拍拍我的肩膀,“你不会被拐去什么专门针对死宅足控的邪教了吧?教主是教皇大美女和jk小萝莉,仪式是舔脚脚……咳,话说回来……兄弟,真不能把我也介绍入教吗?”
讲台上的语文课代表一个粉笔头砸过来,“你们两个安静点!考试呢!”
死党冲他比了个中指,趴回桌上小声吐槽,“大家都在说话,为什么就说我们……”
因为我们好欺负呗,像野草一样,人人都能踩一脚。
一周其实过得很快,如果我的人渣亲爹没有上门来讨债的话。
一个黄赌毒俱沾的垃圾毁了我妈和我的安稳生活,我也不想援 交,但是我一个高中普通班里中游不出挑的垃圾,我妈只是一个懦弱善良还一身是病的普通女人,我和我爸这两个负担压得她的脊背一天比一天更低,除了出卖身体之外我没有更快更方便的办法赚钱。
悲惨的背景故事只能感动我自己,我在金主爸爸面前说得天花乱坠声泪俱下,但我知道我只是想要钱和安稳日子,我不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没有那个聪明脑子,挣扎在带专线上的一条咸鱼罢了。
“爸,我陪你去银行拿钱,你先……”
“别指使我!”他一把推开我,我后腰撞上餐桌,疼得直哆嗦,“我来自己家看看,你管得着吗?”
我陪笑着脸跟他在这间小小的群租房隔里晃悠,这他妈的一览无遗有什么好看?不就是想要顺手牵羊把值钱的东西带走。
他打开冰箱,从鸡汤里捞出鸡腿塞嘴里,含含混混地问我:“你妈呢?”
我忍不住直皱眉,“她在上夜班。”
他随口啐出骨头渣子到妈妈的花瓶上,正好看见了我来不及收起来的小木盒。
“哟,这里头装的什么?别人送你妈的?”
“那是我的东……爸!算了,你喜欢……就拿走吧……”
“什么叫我喜欢就拿走?”他打开盒子看看,满意地哼了一声,合上盖揣进兜里,“你是我儿子,没有我哪有你?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再说了,这不就是个破戒指吗?下次我给你买一堆。”
戒指被拿走了,家里被翻得乱糟糟,妈妈没来得及存进银行的现金也被席卷一空,那张黑卡被我藏在鞋垫下才逃过一劫。
我抓紧时间到小区附近的银行从存学费的卡里取出一样面额的钱,重新放回妈妈的枕头里,把东倒西歪的小家具收拾整齐,用抹布擦拭花瓶却怎么也擦不干净,骨头渣在釉面上划出细微的划痕。
我突然恶心得不断手抖,我就是他随口吐出的吐沫残渣,给我妈留下一生都没办法磨灭的伤口。
妈妈回来得太晚了,没发现我不对劲,也没发现家里不对劲。这就很好,前十几年她保护我,现在由我保护她。
我试探性地问她要不要换个房子,她敲敲我的脑袋:“换到哪里去?房东只是嘴刻薄一点,她很照顾我们了。”
“是老徐,老徐他家小区有房子出租,他想和我一起上学……而且,我和同学一起买基金,赚了……哎哟!怎么又打我!”
“你好好学习,不要操心钱,被骗了怎么办?”妈妈叹气,“是不是……你爸又来找我们了?”
“没有,就是……就是,突然想起来了,和你说说,你啊!你别乱想!”
妈妈摸摸我的脑袋,把我搂进怀里,没有教皇大姐姐和Leona那么香那么柔软,她瘦小干瘪得像块木头,但她是我的母亲,她是爱我的。
劝不动妈妈,日后再说。另一件事才是当务之急。戒指没了,我不敢想象周五要如何面对金主爸爸。
虽然只是一个什么宝石都没镶的银圈戒指,但花纹细腻生动——虽然我认不出刻了点什么——像他们一家子一样,光看就知道贵得要命。
这可怎么办啊(;´Д`)
無題 無名 2020-09-29 #12711 [回應]
你被品葱“核平支那”“遍地张献忠”“中国人素质低下”“反共必须反华”的论调搞烦了吗?
你对品葱拿到20声望难于登天的情况感到不适吗?
你感到品葱的文章日渐变成搬运新闻和情绪发泄而减少了理性和深度吗?
那么,请你来2047看看吧,这里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域名 2047.name
無題 無名 2020-09-29 No.9754
核平品葱 遍地姨粪 品葱畜素质低下 反姨必须反葱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72
你这傻逼,来葱岛就是来屠支的,我杀杀杀杀杀杀,核平品葱.org刻不容缓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74
核平2047唯一出路
無題 無名 2020-09-29 #12713 [回應]
我老家那边有个JK从31楼跳下来断成两截了
(´゚Д゚`)
图可以放吗
無題 無名 2020-09-29 No.9756
gkd
無題 無名 2020-09-29 No.9757
这是上半截
https://x.998fun.com/kotori/src/156162472258.png
無題 無名 2020-09-29 No.9758
这是下半截
https://x.998fun.com/kotori/src/15616247952.jpg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69
支黑們怎麽看?
無題 無名 2020-09-30 No.9770
是支那的洼地教育制度割小韭菜了,今天这个小献忠的死是支人酱缸文化五千年前种下的果,可以说从DNA的层面上她早就已经断成两截了,不全面脱支的下场就是你家小孩也随机两截,不排华不核平支那能行吗?核平支那已经是支人最大的幸运,总比断成两截好吧?
無題 無名 2020-09-30 #12717 [回應]
凎 精虫上脑 买片被骗288 唉
無題 無名 2020-09-29 #12714 [回應]
现在世界…或者说中国吧,是不是越来越乱了?不知道是年龄增长了看东西透彻了还是客观上真的如此。
無題 無名 2020-09-29 No.9759
感觉三战快要来了,只能希望到时候自己能躲过战争活着舒心,或者被敌方的武器秒杀而不用忍受多余的痛。
無題 無名 2020-09-29 No.9760
>>9759
不,冷战要来了,铁幕已经在太平洋西岸落下,迎接而来的是一分为二的世界
無題 無名 2020-09-29 No.9761
客观如此,这个世界的本质就是吸血就是捕食就是中心化
無題 無名 2020-09-29 No.9762
>>9759
如果可以试着拖到激光防御系统彻底成熟那可能不用打核战争,在工业把资源耗干前节流让低效沉重的“老百姓”自然消亡(不一定体面)
也许还会有人抓紧时间发动核战争打个稀巴烂,至少做做废土东方皇
所以说真的,现在已经是得病急乱投医的情况了,真想卖命赚钱的该赶紧赚了,再过几十年说不定命就不值钱了。等民族身份铁饭碗已经不现实了
無題 無名 2020-09-29 No.9763
打核战咋可能,你觉得赵老爷会放弃现有的地位生活去当废土破烂王?
無題 無名 2020-09-29 No.9764
>>9763
国内要是能压得住的话不打也行,但是拖太久就轮不到你“不打”了。赵家人终究还是没有做奴隶的打算
無題 無名 2020-09-29 No.9765
>>9764
有啥压不住,下克上?国内这情况兵权在手不可能真不听命令吧。对外只要有核弹,谁敢真打,顶多局部战争,经济科技制裁,从头发展呗。
真打不起来也好事,好歹咱们这些p民还能多活两年自然老死,打起来谁输谁做奴隶,指不定输家玩不起就扔核弹都滚回石器时代了呢?
無題 無名 2020-09-29 No.9766
>>9765
“如果可以试着拖到激光防御系统彻底成熟那可能不用打核战争,在工业把资源耗干前节流让低效沉重的“老百姓”自然消亡(不一定体面) ”
無題 無名 2020-09-29 No.9767
你说的好像那时候世界稳定一样
無題 無名 2020-09-29 #12715 [回應]
贱畜岛红名不会有葱岛管理账号吧(比如张弛)
那岂不是可以直接查ip封删